<form id="lvbld"><span id="lvbld"></span></form>

                    站內消息 會員中心 將文章置頂到百度搜索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搜索:
                    標題 內容 作者
                    【投稿咨詢】
                    【全國新聞傳播】
                    用肉眼精確定位穿過夜空的恒星和行星路徑,到底有多難?

                    一臺新鍛造的鋼制儀器,可以用肉眼精確定位穿過夜空的恒星和行星路徑,讓新墨西哥州北部山區的天文愛好者回到了過去的天文學要領。該裝置由畢業生在圣約翰學院安裝,是丹麥天文學家第谷·布拉赫(Tycho Brahe)在16世紀末設計遺失已久的原件翻拍,目的是繪制恒星的位置和行星軌道。它由四個聯鎖的環組成(由精密的鋼材鍛造,與北極星和赤道對齊)結合一個滑動取景器。

                    用肉眼精確定位穿過夜空的恒星和行星路徑,到底有多難?

                    可用手移動來測量任何天體、地平線和赤道之間的角度。16世紀末,這種儀器進行了漫長而艱苦的測量,約翰尼斯·開普勒得以證明火星在圍繞太陽的橢圓軌道上旋轉,推翻了根深蒂固的天體圓周運動理論,并引發了對行星運動和力的新理論的探索。圣約翰學院的退休教員兼實驗室主任威廉·多納休說:通過重建文物和儀器,你經常可以了解到那個時代的科學是如何做到的。這很有趣,因為你可以做300年來沒有人做過的事情。

                    用肉眼精確定位穿過夜空的恒星和行星路徑,到底有多難?

                    布拉赫的原始儀器沒有一件幸存下來,圣約翰大學畢業生委托制作了一個功能正常的復制品,使用的是布拉赫原始圖畫和插圖。他們聘請了英國工匠大衛·哈伯用外科不銹鋼組裝一臺精密儀器。布拉赫所謂的腋窩靜態雕塑在公園里隨處可見,但很少有像圣達菲那樣的詳細測量。增量角度測量精確到六十分之一度,或1角分。在這個天圖智能手機應用的時代,這款設備顯然是不合時宜的--也是對圣約翰學院的恰當補充。在圣約翰學院,學生們通過研究原文或英文翻譯來追溯古代文明中數學和科學的演變。

                    用肉眼精確定位穿過夜空的恒星和行星路徑,到底有多難?

                    除了圣約翰,新墨西哥州黑暗無云的天空,吸引了突破性的天文儀器和學生天文臺。其中包括新墨西哥理工大學位于索科羅附近海拔2英里(3公里)的馬格達萊納山脊天文臺;阿帕奇點天文臺的一組研究望遠鏡;標志性的甚大陣列射電天文臺,其天線橫跨圣奧古斯丁平原數英里;以及新組裝探索低頻以尋找宇宙進化線索的射電望遠鏡。相比之下,圣達菲的最新觀星設備沒有任何科學進步。相反,它在某種程度上是進入16世紀天文學艱辛的時間門戶。

                    用肉眼精確定位穿過夜空的恒星和行星路徑,到底有多難?

                    多納霍將開普勒的“天文新星”從拉丁文翻譯過來,精確定位明亮的恒星和行星坐標給學生帶來了很多“啊哈時刻”,這個領域還不是大學課程的一部分。多納休說,布拉赫所做的測量足夠精確,足以挑戰基本的天文學概念和誤解,并有助于為艾薩克·牛頓的引力理論和運動定律鋪平道路。在一個機械鐘可能精確度高得令人發狂的時代,跟蹤軌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后是望遠鏡。1609年,伽利略把他的望遠鏡對準了天空,然后就改變了一切。

                    博科園|Copyright Associated Press/Morgan Lee

                    博科園|科學、科技、科研、科普

                    網友關注排行
                    科技
                    熱點
                    企業
                    財經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